欢迎访问 今天是:
学习园地
党建工作
干部工作
党校工作
统战工作
党建工作
曾有娇“撵夫”记
作者: 来源:  时间:2019年07月01日 09:16 点击:

把新婚的丈夫赶出家门去当兵,这个女人图什么?

时空回到1932年9月的一天,在会昌县西江区石门乡的一丘排田里,一对新婚夫妇正在忙碌撒肥。男的叫宋文雄,女的叫曾有娇,他们边撒肥,边聊着天。

“文雄,你上午去砍柴后,区苏维埃政府温主席又来了我们家,你就答应了吧,省得他隔三差五来回跑。”曾有娇用柔和的口气恳求丈夫。

“有娇,我哪能舍得这个家呢?妈体弱多病,弟弟才十一岁,怕你难以支撑这个家?”

“你不要找借口了,不去当红军拉倒,反正现在面子丢了,那就戴稳当落后分子的帽子吧,嫁了这样的老公算冇眼力。”曾有娇显然有点急躁,看到丈夫还不松口,不满地翻了丈夫一眼,气恼地说。

“你怎么不找个积极分子,嫁给我该你丢脸。”宋文雄也变了脸色,反唇相讥。

“我不管你‘鸡’极‘鸭’极的,不跟你说了,省得怄气。”曾有娇气得脸都涨红了。

“那我的嘴就会发臭了?我还不想听你啰里吧嗦呢。”

夜饭过后,宋文雄搬条凳子坐在房门口,百无聊赖地仰起头数着一颗颗星星。曾有娇却在屋里灯光下穿针引线纳着鞋底。后来,宋文雄耐不住寂寞,终于打破了沉默。

“小气鬼,真的跟我冇话说?”

“我还怕你的嘴发臭呢,不怕我啰嗦了?”

“我不是不想去当红军,我只是担心你挑不起家庭这副重担。”

“你也太小看人了!犁耙我学会了,做饭洗衣,哪样比人家差。俗话说:舍不得娇妻,做不了好汉,一个大男人围着老婆转会有什么出息?妈身体差,我会服侍她;弟弟年纪小,我会照顾好。再说,我们也要凭良心做事,要不是温主席反复做工作,满脑子‘生辰八字不合,命格相冲’思想的我爸哪能让我们结合,现在苏维埃政府要你去参军,怎能推辞呢?家里的一切我会做好,你还操什么心!”

“我当红军了,你能一直守在我家照顾老少?”宋文雄最后提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那还有假!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我们是自己好上的,你家再苦再累我也认命了,我要变了心天打五雷轰。你就放心好了。”曾有娇快人快语,给丈夫一颗定心丸。“那我明天就去报名。”“你答应了?”曾有娇欣喜之情溢于言表,柔和的目光停在丈夫脸上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宋文雄就到区苏维埃政府报了名。回到家,他调侃地说:“有娇,这下有个当红军的老公了。”有娇看到事情办妥,满心欢喜,嘴里却说道:“看你美的,有什么了不起?”

入伍那天早晨,曾有娇蒸了一碗酒酿蛋,看着丈夫吃了下去。离家时,她又拿出双新鞋塞给丈夫,帮丈夫背着包裹上路,一再叮嘱:“文雄,你就安心在部队,不要牵挂家里,家里什么事情我会操办好。要记住,那些地主恶霸欺压我们的苦楚,穷人只有靠红军才有幸福日子。你在部队要多杀敌立功,为我争口气,要是开小差,我们全家面子会丢尽。”宋文雄静静地听着,记下了妻子的话。

队伍集合了,女人总有些恋恋不舍的,丈夫真的要离开自己了,曾有娇泪水不禁涌了上来,只好悄悄地擦了把眼睛,张开笑脸说:“以后,可不要忘了我哦。”“哪能呢!”宋文雄动情地答道。他向妻子挥了挥手,返身加入了红军队伍,迈着坚定步伐踏上革命征程。

上一篇文章:血染的公债券
下一篇文章:一顿香甜的红米饭